赵朝君散文

来源:     |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9-05-28     |     [      ]

  

                                                                                         郭家湾的油坊号子

                                                                                         (电视散文)

  每年的冬月,郭家湾的油坊号子就会准时唱起。

  此起彼落的榨油号子声,弥漫在鄂西北十堰张湾区西城开发区郭场村的山场上空,为秋收后的农闲时节赋予了某种浪漫的乡愁情怀。

  郭家湾的油坊号子,腔式单一简洁,曲调高亢嘹亮,歌词婉转叠复,像西周时期散落在汉江河南岸的一种歌谣,又像穿越了唐诗宋词时空的千年民风 ,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强大魅力,一直凝聚在山重水复的汉江河流域老百姓的农耕生活深处。

  秋收过后,耕作劳碌了一年的左邻右舍的乡亲们,或者十里八乡的老百姓,就会陆陆续续将一年来收获的芝麻、油菜籽、花生、油茶籽、桐籽等油料作物的种子,肩挑背扛,牛拉驴驮,大袋小筐地运来郭家老油坊。

  1960年代之后,郭家老油坊的当家人是郭贵颜、郭靖父子四人。

  这个季节,是郭家最忙最累最开心客人最多的季节。

  郭家湾的油坊号子吼起,吆呺——吆呺——吆呺——吆呺——嗨哟——噔,父子俩你来我往的吆喝声,伴随着大小铁锤不间断撞击油尖的噔嗤噔嗤声,此时此刻的郭家油坊,像是一幕大戏的舞台,又像是乡土间的一场庙会,芝麻油的香味,弥漫昼夜,沁人心脾,吸引了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渴望尝新的味蕾,陶醉了家家户户村村湾湾迎接新年的平凡日子。

  闻香而来,踏歌而来的来来往往的乡党,像涓涓细流,聚拢又散去。送来的是饱满闪光的一筐筐芝麻,带走的是一坛坛透脑钻心油光四射的油香。

  芝麻开花节节高,油菜花色漫金山。芝麻籽榨油,油菜籽榨油,老郧阳人将这种技艺喊作打油。

  人们将打油的传承人尊称为油匠。在靠男耕女织维系生存的农耕文明时代,工匠精神只在少数有德性有技能有信仰的家族中传递,工匠文化作为华夏基层民间的师傅文化,一直与天地君亲师的精英文化相辅相成,与“耕读传家远,诗书济世长”的中国文化传统一脉相承。

  位于十堰汉江河南岸山地的郭家老油坊,在卧式木榨锤榨技艺的千年薪火相传的历史长河中,也已经有三百多年的油匠史。

  到了郭贵颜父子这一代,靠传统榨油技艺养家糊口的日子,似乎过得尤其的艰难。然而,郭家凭借着家族传承下来的隐忍的吃苦耐劳的工匠秉性,和诚信经营、童叟不欺的手工油作行业规矩,仅仅依靠一家的力量,撑过了轰轰烈烈的人民公社时期,撑过了大鸣大放破旧立新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也撑过了蒸蒸日上一日千里的机器文明时期,如今来到了全面勃兴中国传统文化的新时代。

  郭氏榨油技艺,作为张湾区政府申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12年被湖北省政府命名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受到重点保护,油匠郭贵颜也同期被省文化部门命名为传统榨油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郭家传承了三百多年的老手艺没有在他们这一代手上失传,并在文化旅游部门的支持下,迎来了又一个兴旺发达的春天。

  烈日炎炎进烤箱,翻来覆去若寻常。重重压挤全身碎,犹报人间缕缕香。

  让我们在这首《观榨油咏菜籽》的咏叹中,体味传统木榨油工艺从选料、车籽、炒籽、磨粉、蒸粉、结草、铺分、围饼、踩饼、压饼、上榨、插锲、撞榨、接油、沉淀、缸醒等流程的艰辛和真诚,并体验一榨一人,相护相守,一撞一锤,滴滴出油,慢工出细活,精益求精的大工匠精神。让郭家湾的油坊号子,歌声嘹亮,唱响一代又一代追逐幸福生活的人生。

 

 

        赵朝君,笔名耕父,男,1962年生于十堰。现任十堰市群众艺术馆《十堰群文》编辑部执行副主编。十堰市作家协会会员、十堰市图书馆学会会员、十堰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十堰市汉水文化研究会会员。已发表文学类、文化类作品近百件约5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