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伟 散文

来源:     |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8-03-09     |     [      ]

  逐梦南神道
  这是一条饱经沧桑的古神道,潜隐在那八百里武当群山之中;这是武当旅游尚未开发的一块处女地,幽闭在道教圣地最原始、最神秘的二十四涧之中。
  三条登顶神道,唯有南神道没有东西神道那种喧闹与繁华,却显出了自己的幽奇与安静。
  “躺着的历史”活化在南神道的过往里,相传唐中宗李显被贬至房县时,定期朝拜武当。因吕家河村毗邻房县,李显便新辟了这条进香之路,来自四川、陕西和鄂西南的朝山百姓,纷纷从这条路上山。
  曾有人告诉我,南神道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宝库,也是一个绿色的天堂,在那里每一次的呼吸,都在与历史对话,都在品味着自然的神韵,就这样,我循着一路的芳香,走进武当南麓这片神奇的地方,全长20公里的景区,以九道河为玉带,像珍珠般串联着吕家河民歌村、红三军司令部旧址和新四军遗址、二龙戏珠、斩龙崖、尼姑岩、桃花洞、兰花谷、狮子滩、鬼谷子涧、天书谷、黑金沟大峡谷、龙潭、转运台、金蟾朝圣等灿若星空的景点。
  时光似乎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这里。让它封存了千百年的光阴,始终固守着那份古典的容颜。进了大门,里边庭院廊桥依山而建,错落有致,花草树木仿佛都带有灵气。信步漫游,徜徉在这美丽的花园。时而碎石小路蜿蜒通幽,时而青砖栈道悬于峭壁之外。
  幽深的山谷,满目水洗的清新碧绿,将风也染得带了绿意,隐隐觉得有曼妙的青纱将人团团笼住。清澈冰冽的溪水,深处成潭,风吹过时树叶如蝴蝶缓缓飘落,更见风姿,风住了,潭水恰似一块通透碧绿的翡翠,静谧中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山路崎岖,巍然有峡谷状,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蜿蜒迤逦于其中,随地势高低变化呈飞瀑、深潭状,不一而足。山涧之中,树荫遮日,盛夏时节,全无暑气,行走于山中两三小时,自清凉无汗。纯净的气息荡去我心头所有的喧嚣。此刻,我只想褪去世俗的外衣,就把心灵安放在这青山绿水之间。
  “金蟾朝圣”,大有名堂,昂首金蟾,仰望金顶。从此经过,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沿大龙潭、二龙潭、三龙潭溯水而行,“宝珠托峰”更有蹊跷,只见一块巨石滚落在山涧,三面悬空,却未掉落斩断河流,一颗篮球般大小的卵石如定海神针,化解千钧力量。相传当年诸神在此降妖,妖魔催动法术,一座山峰变成巨石滚滚而下,三仙娘娘弹指一挥,一颗宝珠顶住滚落的巨石,诸神们幸免于难。
  沿悬空栈道前行,前边两座光滑的大山相对而立,中间门便是“天门山”,诸神打到魔窟,妖怪洞府紧闭,百般无奈之际,三仙娘娘祭出柳条根,拍开魔窟大门,千百年后,这被劈开的山门便化成今日两座大山。
  过栈道,就见伏魔峰矗立于云端。远古时,武当山遍地都是妖魔鬼怪,一年到头,人鬼不分,云雾也能修炼成精吃人。真武大帝手握七星宝剑,来到武当山斩杀七天七夜,那时候,妖魔鬼怪们大都躲到伏魔峰,真武大帝在此除魔最多,因而得名。
  据考证,《西游记》作者吴承恩登临武当山采风,受到启迪,借武当山天神、天仙传说故事,演化为一幕幕扣人心弦的大闹天宫及神魔大战的场景。小雷音寺一回,孙悟空到武当山请真武大帝协助除妖,真武大帝亲自讲述自己两次降妖经过,这足以说明在明代以前真武除妖的传说便在民间广为流传了。
  鬼谷涧位于伏魔峰下,是一道大峡谷,分为大鬼谷涧与小鬼谷涧两段。《大岳太和山志》记载:鬼谷涧,在大顶之南,源会山南诸峰之水,东入双溪涧。明代文学家王世贞在此留诗一首:“捭阖书间用不同,可甘王利易仙宫。欲知幽谷原名鬼,六国游魂出此中”。可见此峡谷是多么神秘而怪诞了。
  登临平台,便来到了豆腐沟村,这里又是别样风景,炊烟袅袅,鸡犬相闻,阡陌交通,自得安宁。
  而我,则有那么一刻,静静坐拥在暖暖的阳光下凝望着金顶金碧辉煌的庙宇,听古朴清音的吟唱。这是生命的咏叹吗?
  历史与现实的对接,似乎并没有让这条神道的本色流失,相反,却让这条神道今日焕发生机。2013年,武当山南神道景区被国家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正式批复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随着十(堰)房(县)高速公路的修通,武当山与神农架连通,闻名于世的两大旅游点将南北相映,而这两地连接的纽带,便是南神道,升级改造的南神道景区由此向游客掀开崭新的面纱。
  南神道,一个神奇的地方,通往天柱峰三天门的路,一条神奇的路。带我回归到历史和绿色的天堂。是山水怡养了人文,还是人文驻颜了山水? 在历史的足音里,南神道会给您最好的答案。